即將開學了,老師們也收拾起暑假的心情,
加入學校的備課日活動,
身為老師的我,也加入了這三天的行程。

 

第一天的會議,
校長主任們講著學校接下來一年的重要事項,
自己也不忘將行事曆標上一個又一個的記號。

空閒的時間,也拿起了接下來一年要使用的教科書,
細細的研讀過去,身為老師,備課是很重要的一環。
 
 
第二天,
學校老師到野柳參加環境教育研習,

早上去野柳地質公園,講解員講著地質景觀的故事,
介紹著周邊的動植物特色,
津津有味的聽著,並想像著這環境怎麼從以前慢慢變成現在的景觀。

下午,學校進去參觀了野柳海洋世界,
我眉頭卻皺了起來,
我停在門口,跟校長說沒有要進去,
校長問我什麼原因,
我跟校長說,

我是一個生物老師,如果我進去看鯨豚表演,
我不知道用什麼臉去教學生要保育環境、保育生物。

校長也同意了。




我在外面,思考著似乎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,
也許是我們對於環境教育的概念不夠紮實,
連教育圈也不知道,甚至生物老師也不是很了解,
畢竟每個人接觸到的東西不同,
能影響的也有限。

在外面的時間,
心裡似乎是被戳了一針,緩緩的滲出血來,
因為我知道,藏在鯨豚表演背後的,
是血淋淋的事實。


那是一個揭開事實的紀錄片 『血色海灣』 ,

 

一部拍攝於2009年的紀錄片,
漁民於每年驅獵捕殺海豚的經過,
文後會有此片網址連結。


獵殺海豚的原因,有很大的一部分,
是因為可以補捉小海豚來販賣給世界各地的水族館訓練表演用,
一隻小海豚,可以賣百萬元以上。

小海豚不會輕易離開母海豚,
所以為了捕捉小海豚,會將所有的海豚驅趕近海灣內,
一隻一隻的用魚叉將大隻的海豚殺掉,

其流出來的血,染紅了整個海水,
這也是片名血色海灣的原因,

第一次看到這個片子的時候,
十分的震驚,沒想到在許多人鼓掌歡笑的背後,
竟背著如此殘忍的真相。



說真的,我不是衛道人士,
弱肉強食我是接受的,因為生物就是這樣,
身為一個生物老師,我是很能體會的,

但為了表演賺錢,殺害大量的海豚來讓人類歡愉,
說真的,我真心是不支持的,

有次我去日本,看著一個老人用繩子綁著猴子脖子,
讓猴子表演踩高蹺、滑溜冰鞋,
看著看著,我心裡痛了起來,
那種不忍的痛,是心裡在流淚的感覺。

這次看著全校老師去看了鯨豚表演,
我的心裡又再度感受到那種感覺。





我希望,有些東西,留在我們這代就好,
而下一代,要由我們這代的教師去改變,
如果身邊有生命教育或生物教師,
請轉給他,希望他們也能改變自己的觀念,
教育孩子,不要在去類似的相關圈養生物表演場所,

因為有大家的觀賞,才有這些生物被殺害補抓,
所以當大家都不去看了,這種狀況自然會消失了。



我GOOGLE了網路,看看有多少學校有去過觀賞鯨豚,
甚至還有統計資料顯示有九成的學生或老師都去看過類似的表演,
也許你也去過,但,以後不要了。

有些東西是讓人無法忘記的,
鮮血染紅的海灣外,更讓人無法忘懷的,
是那一叉叉刺進海裡時,海豚發出的那些聲音,
一聲聲的,也刺進了我的心裡。

不看表演不會怎樣,
但看表演的,其實只是間接的在染紅那片海灣而已,
只差不是親手的問題。

我希望我們的教育能改變孩子們的想法,
讓這些事情,能不要發生在下一代,
不要讓他們的手上也染上了這些血腥。
 
這也需要教育者與家長的幫忙,
也需要大家一起來改變。

環境教育不是嘴巴說說教孩子的,
是要以身作則。

 

 

 

精簡版(請斟酌開聲音,因為挺殘忍的)

完整版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米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